還沒當媽媽的時候總是無法體會「媽媽」這兩個字賦有多大的責任跟力量,直到Kaan出生的那一刻起,我在剖腹後為了那二十分鐘的「面會時間」而忍不住帶著傷口爬樓梯下樓看他,直到護理師拉起窗簾結束觀禮寶寶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已經痛得逼出全身汗了。

後來,又進階版走上全母乳全親餵的媽媽天堂路,只要Kaan肚子餓,我隨時隨地都得掏奶滿足他,曾經在他生病難受又很歡一直討奶喝的時候,最高紀錄是一天親餵20次,餵到奶頭流血腫痛。

文章標籤

Phyphy feat Em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